逆鳞的重要性

遇妖 作者:乱作一团

逆鳞的重要性

      一听到司铨这句话,沉晏宁马上就懂了,司渊一定是有事瞒着她,关于逆鳞,他肯定有什么关键的东西没有告诉她。
    司铨是司渊的父亲,是条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龙,且不说他比司渊老成多少,光是身上那份沉重的威压,就让沉晏宁知道:他是一个上位者,是她这凡人之躯无法战胜的上位者。
    不过司铨再怎么严肃,她也是以司渊伴侣的身份来的,哪怕她不懂妖怪之间的规矩,但她是和司渊一起从大门里进来的,司铨肯敞开大门迎他们进来,就足以证明她的安全也不是一点保障都没有的。
    如今她被那种黑沉沉的眼神盯着,仿佛是置身于一头巨兽的血盆大口之前,随时都有被一口吞吃的危险。
    即便如此,沉晏宁也没有惊慌失措,她依旧端庄静雅,脊背挺直,身形娇柔却不折不弯,自是一番引人注目的风采。
    “司渊当时与我说过,逆鳞只有一片,是他身上最独一无二的东西,也是他的一片真心,是以我收下了,一直随身佩戴,不知如此一来有何不妥?”
    “于你而言自然是没有任何不妥,逆鳞本就是龙族身上最硬的铠甲,可以抵挡足以致命的攻击,为的就是盖住我们身上唯一的命门。”司铨端详着沉晏宁的神色继续说道:“你是凡人,所能受到的攻击无非是刀枪箭矢,只要这逆鳞在你身上,可以保你今生不受任何外力伤害。”
    沉晏宁敏锐的察觉到了司铨话里的深意,忍不住不问道:“那么对司渊又如何呢?他没了逆鳞,又会怎样?”
    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,司铨对沉晏宁满意了些,这姑娘比他那傻儿子好沟通多了,老父亲发出一声无奈的长叹,“唉,还能怎样?他命门空空,若是遇到劲敌,足以将他一击毙命。”
    沉晏宁怎么也想不到,司渊没了逆鳞竟是会担着如此巨大的风险,极度惊讶之下,心口处传来一阵钝痛。
    真是个傻子,他怎么敢将那么重要的东西交给她?就不怕她会反过来用逆鳞害了他吗?
    沉晏宁心中五味杂陈,一时间也说不清到底是担忧更多,还是感动更甚,她抬起手,隔着衣服紧紧攥住挂在胸前的那片逆鳞,恨铁不成刚的质问脱口而出,“这么重要的东西,他怎么那么轻描淡写的就给了我,他是傻子吗?”
    老父亲司铨沉重地点点头,“唉,他母亲神智未开,这孩子多少也有点不太聪明。”
    “再不聪明也该知道逆鳞是他保命的东西,怎么能随便送给别人呢?”沉晏宁虽然是得了好处的那一个,可她并不希望这份好处建立在司渊的安全之上。
    沉晏宁突然愣住了。
    这不对劲啊,为什么她连送上门来的便宜都不想要?
    逆鳞就是司渊亲自交到她手上的把柄,如今知道了这逆鳞对于司渊的重要性,她就有了十足的把把握令司渊听话,这不正是她一直以来都想要的,制约他的手段吗?
    可是为什么,为什么她现在一点都高兴不起来,反而还想抓住那个傻子狠狠地揍他一顿呢?
    司渊灿烂赤诚的笑脸突然在眼前浮现,他总是追着她一声声地叫她阿宁,明明是条能够翻云覆雨的蛟龙,惹她生气了却只会笨拙地讨好,还时常讨好不到点子上。
    突然,沉晏宁又想到了什么,猛地抬眼问道:“他说他的鳞片都会自己脱落,然后再长出新的,逆鳞也会吗?”
    “他是这么和你说的?”司铨都快被自家傻儿子气死了,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孽,竟生了这么个情种,“别的鳞片的确是会不断脱落,再长出新的,但是逆鳞不会。逆鳞只有一片,作用就是保护命门,若要拔下来,必定会鲜血淋漓,而且一但拔下,除非他能化龙,否则就再也长不出新的来。”
    沉晏宁默默攥紧了拳头,咬牙切齿。
    好,很好,司渊那傻蛟。
    本来就没有几个心眼子,结果还全都用在她身上了!
    纵使已经被司渊气得全身发抖,沉晏宁还是没有丧失理智,她又问道:“如果我把逆鳞还给他,他是不是就没事了?”
    她期盼着从司铨那里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,但司铨却高深莫测地看了她一眼,果断摇头,“除非是他自己愿意将逆鳞收回去,否则即便是你给了他,那逆鳞也长不回去了。”
    虽说差强人意,不过也是个办法,沉晏宁觉得自己可以说服司渊拿回逆鳞,说不出来到底为什么,可她就是不想让他承担如此巨大的风险。
    “父亲,阿宁,我回来了。”
    司渊脚下生风的赶了回来,他径直冲到沉晏宁身边,一如既往地笑着说:“阿宁,你猜我拿到了什么好东西……怎么了?”
    司渊发现沉晏宁的表情不对,马上就问司铨,“父亲,你是不是欺负她了?”
    --

逆鳞的重要性

- 肉书屋 https://www.484b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