ρΘ18@c.てΘм 软糯黏牙的“小奶猫”

凉白开 作者:没头脑的不高性

ρΘ18@c.てΘм 软糯黏牙的“小奶猫”

      会议持续两天,第二天苏茹以身体不适没有参加,躺在又软又蓬的大床上刷韩剧,一会笑到捶床,一会又哭成狗,旁边的垃圾桶里全是擦眼泪的纸。敲门声传来的时候正赶上她被剧情虐得泪流满面,随手抽了一大迭纸边擦边往门口走
    “谁啊?”带着哑哑的哭腔,打开门只见白宇拎着一袋奶茶和面包站在外面。
    “苏律,我……”白宇本打算兴冲冲地跟苏茹说他买了吃的给她,结果看见苏茹眼睛红彤彤的,眼角下面也被纸巾擦得有些红肿,隐约还往外冒着水珠,像极了他梦里无数次把人欺负狠了的表情,但他随即意识到这不是梦里,连忙把东西放在地上,有些手足无措地想擦掉她眼角的泪珠又不敢,只得小心翼翼地问:“你怎么了?怎么哭了?”
    苏茹看他手忙脚乱地样子被逗笑了,连忙摆手“没事没事,看剧太入戏,先进来吧。”然后帮他提了东西放在桌子上。
    “呼……还以为是姓何的呢”白宇低低地自言自语,苏茹没听清,问他说什么,他连忙关上门,压住心里那些跳动的过于活跃的小心思,把奶茶和面包摆出来。
    “我看楼下那家奶茶店评价挺高,就带了杯给你。温的,放心喝”白宇殷勤地插上吸管递给苏茹,在她伸手接过时状似无意地抚过冰凉粉红的指尖,修剪过的指甲刮在他手心上,痒痒麻麻的,像在他心口上挠了一下。
    “太贴心了吧,总让你给我带奶茶,回去必须请你吃饭!”苏茹盘着腿坐在床边喝奶茶,眼睛却没离开过装满了面包的袋子。
    “买这么多面包!”
    “嗯,昨天不是说想吃这家的面包吗?刚好路过就买了,看起来好像都很好吃,你先挑,然后我再给主任送过去点。”
    “绝了啊!小白白!”苏茹凑到前面,和拎着袋子给她看的白宇隔了不到十公分,刚刚洗过还带着潮气的头发有些炸毛,全然不是平时严肃的样子,反倒变回了以前在梁辰别墅里见到的苏茹。
    “不行,每个都想吃,我盲选吧!”苏茹闭着眼睛伸到袋子掏了掏,随手拿起一个椰蓉奶酪夹心。
    “这个据说是他们家爆款,苏律手气真好!”其实白宇这袋面包都是给她买的,他跟在苏茹身边实习的一年,对她喜欢的东西大概有些模糊的概念,而且每次看苏茹吃他买来的食物,仿佛苏茹是自己养在身边的小奶猫,只要他不停止投喂,她就不会离开自己。
    “是真的香,要不要尝尝看?”苏茹掰了半块给白宇,自己舔着里面的奶酪夹心,以防外层包裹的椰蓉碎散落咬的极大口,小半个面包塞进嘴里,把两颊的肉撑得鼓鼓的。
    白宇见她嘴角沾了夹心的酱料,手比脑快地伸手帮她抹掉,却和苏茹舔过去的舌头撞在一起,湿滑的舌尖舔过他凑上去的指尖,连带着手下的皮肤都被烫热了。
    “苏律……”白宇觉得他现在还能保持着清醒着实不易,渴望已久的女人只披了件白浴袍,看上去软乎乎的脚丫耷拉在床边悠着,时不时蹭到自己的小腿,像撞上了团棉花。刚刚被她舔过的指尖隐约能闻到丝甜腻腻的奶香味,恨不得压在苏茹唇上细细品尝。他有些庆幸自己今天穿的裤子比较宽松,看不出下身已经抬头的欲望,但又希望被苏茹看见,让她知道自己有多想要她。
    白宇独自天人交战的时候,苏茹也察觉到了些暧昧的气氛,刚刚白宇的手压着她嘴角,被她一舔反倒伸了一小截到她嘴里,虽然白宇很快抽回了手,但男人手指微咸还带着皂角的味道留在她舌尖徘徊许久,年轻人独有的气味清新又热烈,熏得她脸颊发烫,苏茹甚至觉得她很久没这样脸红过了。
    “咳……我们明天几点的飞机?”暧昧蒸发的差不多的时候,苏茹转移了话题。
    “早上10点,7点出发去机场”白宇趁着转身的空荡深呼了口气,隔着裤子揉了把身下的肿胀。
    “行,记得把行程短信发我一下”
    “好的”两人又恢复了工作状态,白宇留了大部分面包给她,才一步一步挪到门边走了。
    苏茹躺在床上伸手摸了摸白宇碰过的嘴角,视线扫过桌子上各式各样的面包,突然回想起之前有一次打给白宇时听到他低喘的声音,苏茹拿起手机翻到那一条通话录音,凝视了半晌后点了播放,那些闷哼声在安静的空间里更加清晰,填满了苏茹的耳腔,也挤压着下身肉壁分泌出的液体,苏茹只觉得一阵泉涌,是姨妈巾也无法承载的分量。
    “禽兽啊苏茹!”苏茹咒骂着自己,竟然对自己的徒弟意淫,还听着声就泄了,没出息!白睡那么些个男人了!
    --

ρΘ18@c.てΘм 软糯黏牙的“小奶猫”

- 肉书屋 https://www.484b.com